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宗教新闻 > 文章内容

专访靳薇:民族、宗教问题应去敏感化

作者: 编辑部 来源: 环球时报 时间: 2014-03-28 阅读:

  长期以来,民族政策问题备受学界关注,是否需要调整、如何调整,也引起了不少的讨论。近期,环球网评论频道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靳薇女士。靳薇认为,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应“去敏感化”,反思、完善我们的民族、宗教政策。

  环球网:您认为当前民族政策及实施中存在什么问题?

  靳薇:首先,存在贫困问题,贫困又分为“绝对贫困”与“相对贫困”。绝对贫困在新疆逐渐减少,相对贫困对人的心灵伤害也很大,他们认为他们应该得到却没有得到,感到被剥夺了,是种比较中产生的感受,并不是说他们原有的东西被剥夺了。特别典型的是一种非常有煽动性的说法:新疆的石油资源和中东阿拉伯国家一样,但中东国家富得流油,而新疆尤其是南疆的老百姓这么穷困,财富都被汉人的政府夺走了。

  其次,我们的部分政策不完善。我发现一个现象,中国经济越落后的地方,政策也越“左”,不仅简单粗暴,地方性的政策、执行政策的思路也落后于经济发达地区,当地政府的执政能力也跟不上时代。可以认为,执政能力不足与政策的不完善,造成了一部分社会矛盾。

  第三,就是外来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方面的干扰。比如搞暴恐行动人,精神上就被宗教极端势力绑架了。在新疆发生的多起暴恐事件、天安门金水桥事件、昆明火车站事件等,都是这种仇恨的渲染。

  环球网:您对这一问题的发展趋势怎么看?

  靳薇:个人觉得不乐观。首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问题的根子是挺深的,一旦形成这样的积怨,在很短时间内很难清除和改变。其次,我们现在的反思不够,民族问题、宗教问题都还是禁区,处处都非常敏感而无法研究讨论,这样非常不利于在政策上进行完善。


靳薇:首先,要切实改善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发展经济不是万能的,但是贫困确实会开出罪恶的花来。  环球网:您认为对这一问题应该采取什么有效对策?

  其次,要在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文化政策几个方面,进行很好的反思。“危机”,意思就是,当危险出现后,转机也会随之出现,但关键是能不能抓住这个转机。相关部门应将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去敏感化”,进行反思、讨论,就有可能完善我们的政策。

  第三,过去曾出现过机场对新疆人安检时“另眼相待”、新疆人在许多城市无法入住宾馆饭店等现象,让在新疆生活工作的各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感到受到了侮辱。另外,网上出现的对新疆人的一些标签化、污名化,对问题解决也不利,反而会火上浇油。

  第四,我对媒体提个建议,在报道这样的事件时,不要仅仅限于表态、站队,不要标签化,媒体的责任在于引导全社会进行反思。

上一篇:国家宗教局2013年政府信息公开年度报告 下一篇: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关于开展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专项工

相关阅读

最新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彩天下娱乐 彩天下娱乐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DJ娱乐 大数据娱乐 山水娱乐 斗牛娱乐 华众娱乐 牵手棋牌 国产自拍 新视觉影院